財牛網財經
您的位置: 首頁 > 國內財經 > 正文
我國部分超大城市積分落戶政策落定 居住證是硬性要求
2017-05-26 21:21:47
來源:財牛網財經

  8月11日,北京市積分落戶辦法正式發布。至此,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市區常住人口超千萬的超大城市,均已提出或實施各自的積分落戶指標體系。京華時報記者梳理四地積分落戶政策發現,北京的制度設計上指標相對簡明,除與上海一樣采取了連續繳納7年社保的國內最高門檻外,也設置了年齡、學歷、創新能力、納稅投資等導向指標。其中,從城六區搬到郊區就業僅3年就可以積12分,不但速度和比重優于上海,其分數也相當于納稅投資積分的兩倍。

  上海2010年至2015年間積分落戶共2.6萬人,年均5000人;廣州去年積分落戶名額4500人。北京積分落戶每年能解決多少人?學者經測算認為不會超過萬人。

  □申請門檻

  45歲以下落戶京滬可獲加分

  持有當地居住證是北上廣深積分落戶的硬性要求。目前各地居住證辦理條件相對比較寬松,具有實質性影響的是社保繳費年限。北京要求的社保繳費年限與上海一致,均為7年。而廣州要求4年,深圳僅為6個月。

  在年齡限制方面,北京市去年12月發布的征求意見稿限定在45周歲以下,這與廣州、深圳(分別為45周歲和48周歲)的規定相近,正式發布的政策則取消了這一限制,改為與上海相同的法定退休年齡以前均可。不過,北京、上海都對45歲以下者設了一定額度的加分,北京的加分權重更大。

  強調吸納年輕人,這與北京、上海的人口老齡化有關。截至2015年末,上海戶籍人口中60歲以上者30.2%,老齡化率領跑全國;截至2015年底,北京市60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23.4%。

  此外,廣州、深圳均把無刑事犯罪記錄、不違反計生政策規定作為申請積分落戶的門檻,上海則將這兩項列為“一票否決指標”。北京將無刑事犯罪記錄作為積分落戶條件,但對是否違反計生政策未做硬性要求。

  □指標體系

  賦分力求公平上海北京均設減分項

  由于北上廣深四個超大城市發展特點不一,積分落戶指標體系也不盡相同。與廣州、深圳、上海的單項分值最高動輒60分、100分、140分不同,北京積分采取小分值設計,單項積分最高的博士(學歷十學位)加分僅為37分。

  北京市發改委負責人解釋,北京的小分值設計注重把握不同指標間的分值匹配關系,另外積分指標體系設計簡化,積分指標數量較少,便于操作。在分值賦予上,總體保持就學與就業、居住的起點公平。

  跟廣州、深圳相比,上海和北京都設置了減分項。如上海對申請人行政拘留一次減50分,提供虛假材料和有刑事犯罪記錄則各減150分;北京規定一次行政拘留記錄減30分。

  記者發現,按北京的積分規則,一個申請者可能拿到的最高分數理論上約為163分,即:17年(按28歲博士畢業計算)社保和自有住房68分,博士37分,創新獎12分,納稅獎勵6分,年齡加分20分,國家級勞模20分。

  而在上海,這樣一個勞動者最高積分理論上可拿到731分,包括年齡加分30分,高級職稱140分,社保也按繳納17年計51分,創業人才120分,投資納稅120分,繳納社保費高于社會平均基數3倍120分,省部級及以上表彰110分,配偶為本市戶籍40分。

  據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聶日明介紹,在上海,申請者只需達到120分,即申請者為全日制本科畢業生且繳納社保滿7年,便可享有比普通居住證更好的市民待遇(子女在上?梢詧罂几呗毜仍盒5);而在居住證轉戶籍方面則不計算分數,居住證持有人只要無刑事犯罪、不違背計生政策規定、穩定就業和繳納社保滿7年、有中級職稱即可,“落戶預期相對明確”。

  廣州市的積分落戶積分辦法與上海類似。申請人只需在5個積分指標中(“文化程度”、“技術能力”、“職業資格或職業工種”、“社會服務”、“納稅”)累計總積分達到60分即邁過“入戶門檻”,之后只需比拼在本市繳納社會醫療保險、失業保險的參保時間長短。

  與上海、廣州不同,北京的積分落戶最終按照積分多少來排序。聶日明認為,這意味著北京的政策更有利于高學歷、有房者等城市精英。

  □分值導向

  四地標準側重創新人才疏解人口加分北京超上海

  項目賦分代表著人口導向。北上廣深四個城市的積分辦法都傾向于年輕人、高學歷(技能)、創業能力強的人群。

  北京市導向指標中,分數從高到低依次是:博士37分、碩士26分;省部級勞模、道德模范等榮譽20分;45歲以下20分;職住由城六區遷往郊區3年積12分;創新創業獎勵最高12分;納稅投資獎勵6分。

  與廣州、深圳學歷積分從技校、中專起步不同,北京學歷積分從大專起步。在深圳,有大專以上學歷并具有高級專業技術資格或具有高級技師資格的申請人,可以獲得和博士研究生一樣的100分加分。上海、廣州、深圳都將職稱、職業技能作為加分指標,北京則沒將職稱納入積分,僅僅將教育背景作為重要指標。對于設置教育背景指標,北京市發改委負責人的解釋是:教育背景是體現申請人知識結構和基本素質的重要方面。

  北上廣深四地均更青睞年輕人,并分別把43-48歲作為分界線。與廣州、深圳直接將45歲和48歲作為申請積分入戶門檻不同,上海43歲以下積30分,44歲至56歲之間每增加一歲減2分;北京則是對45周歲以下者加20分。

  在疏解人口方面,北京給予的最高分是12分,即辦法明年實施后,申請人若就業和住房均從城六區遷往郊區,僅3年即可積12分。這一分數相當于最高分項博士1/3。而在上海,在遠郊重點區域工作和居住每年積2分,最多可積10年20分,僅為博士分值的不足1/5。對比上海,北京在疏解人口的分數獎勵更給力。

  北上廣深的積分政策都注重對創新創業人才的吸引,但項目和分值各不相同。對于創新創業人才,北京給予的最高積分是獲國家級獎項加12分,約為教育背景最高分博士的1/3;上海對創新人才最高獎勵120分,與高級職稱和博士相當。

  在推動經濟發展方面,北京納稅投資最高積6分,約為教育背景最高分的1/6;上海納稅投資最高可積120分,與高級職稱和博士相當;深圳最高可以獲得100分,相當于博士研究生學歷積分。北京市發改委負責人也表示,納稅指標的分值比重比較有限。

  □落戶空間

  上海廣州年均落戶約5000人北京每年落戶規模不確定

  落戶難不難,取決于符合資格的積分者數量,城市每年安排的積分落戶名額,以及積分落戶方式。

  目前,北上廣深這4座人口超千萬的城市都面臨著控制人口的任務。

  根據2020年的人口控制目標,北上廣深的人口分別要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2500萬人以內、1550萬人以內和1480萬人以內。未來五年,四個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長空間分別為129.5萬人、84.73萬人、199.89萬人、342.11萬人。

  據了解,人口增長空間最小的上海,已經實現了人口由增轉降:2015年末的常住人口比2014年末減少了10多萬人,其中外來人口減少了近15萬。

  與上海常住人口下降不同,北京2015年人口比2014年增長了18.5萬人。根據北京市社科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今年6月發布《北京社會治理發展報告(2015—2016)》,2015年北京市常住外來人口為822萬余人,其中,近六成為高中以下學歷;近九成是“80后”和“70后”。

  從積分落戶實踐看,深圳2010年至2013年8月13日共有9.8萬名外來工積分落戶,以大專以上學歷為主、高級工技能人才為主、35歲以下人員為主。上海從2012年起執行以積分制為主體的居住證制度,截至2015年年底,共2.6萬人落戶,年均約5000人。2015年,廣州積分落戶的指標是4500名。

  北京市8月11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北京市積分落戶政策實行“總量控制+自愿申請”,每年根據實際申請人員規模,結合年度人口調控目標要求,通過綜合測算統籌研究確定落戶分值。每年的落戶分值和規模均不確定。

  北京每年能積分落戶多少人?北京市社科院市情調查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李曉壯告訴記者,嚴格控制特大型城市人口規模,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戰略,不管積分落戶上的戰術是松是緊,都要圍繞這個戰略來。根據相關指標測算,他認為,北京每年積分落戶不會超過1萬人。


財牛網專業的財經資訊平臺 廣告業務QQ 2033090017 廣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