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牛網財經
您的位置: 首頁 > 公司要聞 > 正文
香港國際自由港地位依舊穩健
2020-08-31 19:01:00
來源:財牛網財經

  作者:馮智麟、劉靜雯、路子洋

  一.引言

  經鴉片戰爭后,香港成為自由港,推行自由貿易的政策。香港從轉口貿易起步,發展到現在已是經濟結構多元化的自由港。香港之所以能夠長時間保持自由港的地位不動搖,主要原因包括:賦稅環境良好、通關程序簡便、自由開放的金融政策等,大體可概括為貨物自由和資本流動的自由。

  但在社會運動、新冠疫情、《國安法》出臺等多種因素影響下,近來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作用受到質疑,被認為在將來會被國家邊緣化。本論文綜合香港歷史地理條件及時代背景,結合對已知風險因子對香港自由度影響的判辨和當前發展的困境與機遇,從內外分析香港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可能。

  二.自身背景

  2.1 區位優勢

  1)全球區位優勢

  中國香港與英國倫敦、美國紐約三分全球,在時區上相互銜接,紐約開始下班,香港上班,香港下班,倫敦接班,三座國際金融中心可以同時保持整個全球國際金融24小時的運作。

  2)亞洲區位優勢

  香港國際機場位于整個亞洲的中腹,從香港至其他亞洲主要國家和城市的飛行持續時間大都不需要超過4小時。

  3)全國區位優勢

  香港特區背靠經濟迅猛發展的中國內陸,內地為香港提供源源不斷的專業人才、資金、生產生活資料,因而使香港擁有巨大的發展和市場潛力。事實上香港和內地是兩個不同的金融體系,有利于其建立互相彌補、互相幫助、互相互動的合作關系。

  2.2 歷史必然性

  1)英占初期的黑色貿易(1841-1860)

鴉片戰爭后,英國政府派遣英軍登陸香港島并宣稱管治港島,標志著香港的正式開埠,并在不久后即宣布香港為自由港。隨后,英國走私鴉片逆轉了當時英國與大清之間的貿易逆差,甚至長時間內支撐著英對中貿易的經濟增長點。也正因為香港黑色貿易的興旺發達,奠定了香港英資的黑色貿易主導地位,而香港因此也迎來了第二個快速發展的階段。

  2)英占中期的轉口貿易與初步繁榮(1860-1941)

  十九世紀六十年代伊始,香港的轉口貿易進一步發展和崛起, 成為亞洲重要的轉口港及遠東的船舶工業基地,而這為香港貿易和金融業高速發展擴張提供了準備條件。

  看到廣闊的發展空間,英資、法資、美資、日資銀行分行相繼進入香港,并且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香港境內已有三十余家外資銀行,此時香港的貿易和金融業繁榮已初具規模。

  3) 二戰后期逐步向制造業轉型(1945-1970)

  在日占時期,香港經濟近乎處于癱瘓。然而內地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如上海等大城市的商行公司和企業集體遷到了香港避難,為香港發展帶來了新的資本和大量專業人才。此時,香港第二產業迅速發展,1959年香港產品出口便占出口總值七成,進入新興工業化地區的行列。

  4)石油危機后的二次轉型(1970-1997)

  由于西方國家的“石油危機”,香港制造業產品的需求萎縮。但隨著中國大陸正式宣布改革開放,香港傳統制造業大規模向內地轉移。從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到1997年主權回歸前,港商在內地累計完成800億美元的投資,合資企業累計超2萬多家,直接形成"前店后廠"的專業生產銷售和服務模式。香港產業再一次進行了轉型,由制造業逐漸調整至以金融業為核心的第三產業。1980年代末期,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逐漸確立。八年后,香港貿易總額超韓國、臺灣地區和新加坡,居亞洲四小龍首位。

  5)回歸主權后的調整(1997-)

  香港回歸后,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在經歷一系列變化之后,香港的經濟增長走勢在波動中逐步趨緩、外需拉動力趨弱;香港的傳統功能被削弱,但又同時催生新的功能與需求。香港回歸祖國23年來,旅游業引來黃金發展機遇。1997年訪港旅客僅1040萬人,而截至至2018年,訪港旅客人次已超過6500萬,全年與入境旅游相關的總消費約3326億港元。

  2.3 香港立足于國際的不可替代性

  1)香港是中國外資進出的重要窗口

  香港是外資進出中國的重要窗口和內地招商引資的平臺,根據中國商務部官網數據,香港對內地投資占比在2009年占6成以上;而在2019年6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中近七成來自香港。如果中國失去香港這個連接外企或投資者的窗口,對于中國吸納外資將造成巨大的影響。

  2)香港是全世界最大的證券交易市場之一

  2018年香港有218家公司上市,共募集資金2864億港元,新募集的股票金額全球第一。香港體制和法制上都與西方有一定相似度,故香港依然是外企進入中國市場優先考慮的地方;而對于中國的企業,在港上市意味著融資時更容易吸引外國投資者。

  3)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有相當程度的風險承受力

  美國國會正式通過的“香港自治法案”使一些人認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受到沖擊。然而根據市場反應,從五月二十一號到七月二號,香港股市整體上漲3.5%,高于同期新加坡的漲幅(3.2%);同時中國的主權信用風險(CDS)水平保持在48,在世界上依然處于較低水平。美國明晟公司(MSCI)在5月27日將37支期貨與期權合約授權給了港交所,其中也包括一些原本放在新加坡,在合約到期后也將遷到港交所。明晟公司的選擇同樣昭示著從金融市場的發展來講,香港還是有極大的風險緩沖力的。

  危中有機的當代香港——風險分析

  由以上論證,我們可以認為這些背景導向香港成為一個自由港,而“自由”的命脈則在于兩方面:資本市場的自由和商品市場的自由,分別對應著資金的流入與流出和除特殊商品外基本全免的進出口關稅。那么我們不妨認為對香港自由港構成限制和威脅的因素在于資本風險(capital risk)和法律風險(law risk)兩方面,從而確定香港在國際金融|||界的地位由這兩部分元素主宰導向,由此剖釋部分事件對自由經濟區的影響。

  3.1 國家安全的挑戰和機遇

  修例風波后頒布的香港《國安法》

  從2019年6月開始的香港社會性動蕩問題給香港經濟和民生帶來了不可忽視的打擊,直至今日仍未完全風平波息,這導致香港經濟發展、司法體系均遭到重創。若要最大程度弱化這種情況帶來的影響,在政治方面,必須要強化內地與香港的溝通機制,而六月三十號頒布的《國安法》明顯在這一方面加強了力度。那么香港的經濟自由性在此次事件中其實是得到了保護的。

  其他國家對崛起中國的戒心

  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這一大背景下,中國的國家安全難免面臨風暴打擊。

  2020年6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國會表示,“香港不應再享有按照美國法律給予的特殊地位,且日后宣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實際上,世貿組織承認和賦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香港獨立關稅地位同時被中國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所保障,由不得美國來做決定。

  不懷好意地使用戰略性博弈工具的某些國家應該認識到,中國,包括不可分割的香港地區的崛起,建立于對世界趨勢正確認識以及把握對基礎之上。我們的發展和世界共同的發展休戚相關,所以復旦大學沈逸教授也說,任何對中國的打壓,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跟世界大勢作對。

  4.2 經濟方面的挑戰和機遇

  1)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

  粵港澳大灣區由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的廣州、深圳、中山、佛山、珠海、東莞、惠州、肇慶、江門九個珠三角城市組成。顯而易見,香港這個國際化金融都市和自由港灣自然擔任起“領頭羊”的角色,一個帶領和扶持其他二線城市發展的城市。[9]。

  因為國家致力于打造一個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且堅持“一帶一路”,所以香港作為具有自由自治權“一國兩制”的國際貿易市場,國家會支持他度過經濟難關,而非讓它地位不保。

  2)疫情影響

  疫情應該是目前對香港經濟造成損失最大的因素,因為由于與內地封關半年,旅游業持續冰封,最近疫情轉差,香港政府在入境隔離政策方面有紕漏,如今疫情再次爆發,香港政府需要重視管控疫情。

  政府也針對這次疫情蔓延制定了政策對應。

  3)香港房屋土地問題

  隨著香港經濟的飛速發展,由于通脹預期加大和房地產巨頭的壟斷等原因,香港人民并不能很好的解決住房問題,房價過高,房子面積過小,房地產行業實際上發展并不健康,導致民心不穩,投資者疲乏。政府應該考慮開發土地,或者其他的辦法必須解決香港人房屋問題,方可突破香港經濟瓶頸。

  《1989-2019香港房屋價格的趨勢圖》

  4)金融科技的應用開發潛在發展空間

  五.結論

  那么綜上所述,理論上按照大時代背景賦予香港的特殊的經貿自由的性質,它理應持續發揮自己自由港的特色。但是有些不可預見的世界政治因素,比如從19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到現在科技戰,和單方向對香港的經貿關稅制裁等都會或多或少影響到其原本的自由性,但這些又是成長中不可預見和避免的,那是否也預見香港地區或從國家角度講的一種新成長,我們拭目以待。

  
財牛網專業的財經資訊平臺 廣告業務QQ 2033090017 廣告客服